杭州杭州第二中学树兰实验学校

杭州二中树兰实验学校前称杭州市余杭区虹南学校,学校于2002年开始落户余杭并着手筹备组建工作。

中国美术学院韩天雍、刘茜两位博导级教授来我校进行教学指导交流 未知

 今天杭州二中树兰艺术国际高中迎来了中国美术学院韩天雍、刘茜两位博导级教授来我校进行教学指导交流活动,两位教授对我校这几年的发展及高中艺术特色办学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赞扬,亲自到每一个画室对同学们进行了专业教学指导并做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同学们情绪高涨纷纷上前与教授交流、合影留念等!

 
  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武汉的冬天,那其一就是湿冷,其二就是漫长。
  
  家在哈尔滨的陈老爹每年在儿子这边住两个月,冬至还没到,就急切地想回去。我说你们那里动不动就零下一二十度,武汉这点冷算
 
什么。他说,我们那十月半就送暖气,家里可暖和了,穿件毛衣就中。你们这屋里屋外一样冷,空调都不顶用。
  
  这就是武汉的冬天,屋里和屋外一样冰冷。因为湿度大,所以北方穿一件厚袄子就够了,这里冷空气却无孔不入,穿再多都感到寒冷
 
入骨。很多建筑都是五六十年代的老房子,结构单薄,门窗密封性差,空调开足马力也还是效果欠佳。更不要说没有空调取暖器的家庭,
 
小雪冻耳朵,大雪冻脚,冬至就手脚耳朵都成了包子。
  
  天即使是阳光灿烂,那北风刮着,也没有一丝暖意,照样得缩着脖子歪着身子,瑟瑟发抖。更不永提,一连多天太阳不大照面,细雨
 
下着如秋雨,那冷却透骨。盼着下一场雪吧,它总算来了,雨花夹着雪花,满街都是“下雪咯!下雪咯!”的欢呼抑或惊呼声,可就那么
 
一阵子,还不够隔壁收破烂的挠头皮呢,它就停了,还是下着那冷冷的雨。也有下个一天或者一晚的,想着明天可以带着孩子去堆雪人打
 
雪仗了,或者拍两张雪中江城的照片,可边下着边滴滴答答就化了,早上起来天还是阴沉沉的,那雪却化为无形,只有屋顶车上还有薄薄
 
的一层,还不够做棉花糖。等一场像样的雪,往往要几年。水汽和冷空气都得够,缺一不可。可偏偏北方来的冷空气到了武汉就成了强弩
 
之末,那充足的水汽只能成淅淅沥沥的冷雨。有时冷空气太强大,却又缺少南方暖湿气流助阵,那就只能看到呼呼北方横扫而过了。中部
 
地区所谓九省通衢,交通固然是方面,也自然成了冷暖空气交战的场所。做一个武汉人还真不容易。
  
  一年四季在武汉其实只有两季,夏天和冬天各四个月,春秋不过是过渡或者说是点缀。所以,武汉能把非洲人热会老家,也可以让真
 
正的北方人受不了。也全在它的湿度。不过也正因为它的湿度,让很多人连蛤蟆油都省了。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雁儿飞,雁儿头上带霜来。春打六九头,河边看杨柳……小寒大寒一年过完,过了九九八十
 
一天,离樱花盛开也不远了,没有武汉这独特的湿冷,想那樱花也不会开得如此妩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