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杭州第二中学树兰实验学校

杭州二中树兰实验学校前称杭州市余杭区虹南学校,学校于2002年开始落户余杭并着手筹备组建工作。

《 树兰高中美术班的校考征途 》 未知


《 树兰高中美术班的校考征途 》:坚持着,凌晨2点钟的画室依然灯火通明,梦想有多远,征途就有多难,
 
  “老子扑倒芳臭,仰倒芳骚!你们想那门搞就那门搞!”
  
  “搞邪了还!去把他屋里的猪牵走!”李书记看来气急败坏。还没等那几个壮汉动手,姜昌友说“他屋里人都养不活,哪里喂猪啊”
 
说得众人都笑了。李嚷道“去搬谷去!”
  
  几个人得令连忙闯进后屋,屋里一个病恹恹的女人哭喊着“搬不得啊,你们做点好事啊,你们搬了我们吃么事啊!”她扯着一个男人
 
的裤子,被用力的甩开“种田交粮,天经地义。"一群人扛着屋里堆着的几袋粮食就往外搬、聋子婆婆看着谷子都被搬走喉咙里含混不清
 
地骂着。梦柯和四伢被人摁着,他们的眼里满是愤怒和泪水,手捶打着地也叫骂不休“野鸡巴日的土匪,我日你的丫头,死你屋里的伢啊
 
。呜呜呜。。。”
  
  拖拉机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家老少叫骂不止的哭声。。。。
  
  四队那边传来一阵震耳的鞭炮声,大概新姑娘进门了。
 
  
  江堤上满是竹竿,彩条布或者木棍蛇皮袋搭成的帐篷,一个挨着一个。用油漆桶剪成的锅灶正在吱吱冒烟,一个光屁股的差不多两岁
 
大小的小孩守着他妈妈在哭,女人黑黢的脸上满是汗水,她对着哭泣的孩子吼道;“还等哈,快熟哒。哭哭哭,再哭,把你丢水里淹死你
 
妈的逼!”接着回头对着帐篷里,一张破席子上面睡着的男人吼道:“起来噻!一天到黑只晓得躺尸!快捡柴火去!又不去死!”太阳刚
 
上半中天,堤上的沙石已经灼热,尘土随风飞扬。堤内如同沉睡的婴孩,绿油油的稻谷正在扬花吐穗,棉桃在枝头笑开了嘴。树林里传来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痛悼一夜间失去的四位亲人。哥哥救落水的妹妹,姐姐又去救弟弟,最后他们都没有起来。堤外,整个三洲公社和
 
泥套农场都成了水乡泽国,浑黄的洪水拍着堤岸,卷起黑色的泡沫,一只拖鞋和着破碎的木板沉浮,一头猪的尸体被泡得滚圆,老鼠在岸
 
边钻来跑去。空气中充满死亡的腐烂的气息。正如清荆州刺史毕沅在《荆州水灾》中所说:“饥鼠伏仓食腐粟,乱鱼吹浪逐浮尸”“人鬼
 
白日争路去,蛟龙白日上城游。”
  
  三洲位于监利县南部,她像一弯新月镶嵌在九曲回肠的长江之畔。是保卫监利的屏障。她又像一只水鸟,望着烟波浩渺的洞庭湖。四
 
百多年前,这里是长江的外滩,芦苇遍地,水草摇曳。野鸭成群,水禽无数。枯水季节,一马平川,绵延二十里;涨水季节则是一片汪洋
 
。人们逐水草而居,水去开荒种地,水来则作鸟兽散。直到明万历年间才筑堤而居,经过百余年与洪水拉锯式的斗争,才有了今日三洲的
 
雏形。从卫星云图上鸟瞰三洲,堤外有堤,堤堤相连。上沙堤,下沙堤,上子堤,下子堤,新堤。南堤,白沙堤,韩垱,老岭。。。这些
 
地名就在无声诉说着三洲人民和洪水抗争的历史,诉说他们的苦难和艰辛。长江,母亲一样用温柔的手抚摸着这片勤劳的土地。可是,她
 
又像暴虐的君王,冲毁堤岸农田,吞噬村庄和生命。每隔六年,就会发生一次大洪水,历史记载1870年,1931年,1935年,1954年发生罕
 
见的大洪水,水淹百日。十室九空,惨不忍睹。校考征途是星辰大海、是刀山火海、是悬崖峭壁,我们每天与太阳赛跑、与时间比赛、与星辰陪伴,我们奔跑着去追寻,每天竭尽全力地挑战极限是一种快乐,总有一种精神引领着我们前行,总有一种渴望让我们无法入睡,总有一种奋斗让我们热血沸腾;卧薪尝胆十年磨一剑用钢铁意志武装我们的天使,最终裂变成一支虎狼之师驰骋考场,所以我们从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因为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能风雨兼程!